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值得您的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进出口贸易 >

中邦对外生意40年:策略回来与预计

日期:2019-12-03 08:15 来源:

  

中邦对外生意40年:策略回来与预计

中邦对外生意40年:策略回来与预计

   自1978年启动改革开放到2018年恰好40年,回望中国改革开放走过的道路需要审视的问题很多,陈奕天粉丝做礼品送超暖心祝愿 称具有妖!其中对外贸易是个非常重要的论题。论及40年中国对外贸易的发展,以下4个关键词代表的问题难以回避:一是成就。中国对外贸易40年来究竟取得了哪些成就以及怎样看待这些成就?二是贸易的发展效应。40年的外贸发展对中国经济和体制产生了怎样的效应?三是政策。过去40年的贸易政策演进走了一条什么样的轨迹?四是态势。40年后的今天,中国外贸发展必须面对的约束条件以及下一步选择的方向何在?这些问题都是本文研究的重点。 :文章对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对外贸易发展的成就、效应和政策进行了较为系统的梳理,并就对外贸易下一步扩张的约束条件和可能的选择做了前瞻性分析。研究显示:中国对外贸易40年最值得关注的成就是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迅速变化;40年外贸发展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包括经济增长、倒逼体制和成就制造业大国3个方面;40年外贸政策的总基调是以保护为主,实行有限的贸易自由化。与此同时,40年外贸超高速发展也积累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构成了下一步中国外贸扩张的约束条件,基于该约束条件分析并构建双向贸易的政策与体制势在必行。 若以美国为目标,比较中日两国经济总量与贸易总额的赶超(见图1)至少可以发现两点:一是中国的GDP赶超虽然很快但略逊色于日本。公认的战后日本经济再起飞时间是1955年,该年日本GDP只相当于美国的2%,外贸相当于美国的16%,而1980年其GDP和外贸总额则分别上升到相当于美国的32%和54%。中国在1980年前后经济再起飞,该年中国GDP和外贸分别相当于美国的7%和6%,2005年中国这两个数据分别相当于美国的18%和36%。由此可见,25年间日本GDP和外贸分别追赶了美国14个百分点和38个百分点,同期中国GDP和外贸分别追赶了11个百分点和30个百分点,均比日本慢。若以40年时间维度来比较,日本在1955~1995年的40年间GDP追赶了美国69个百分点(从2%上升到71%),贸易规模追赶了美国46个百分点(从16%上升到52%)。中国在1978~2017年的39年间GDP追赶了美国56个百分点(从7%上升到63%),同期外贸总额追赶99个百分点。由此不难看出,中国在GDP追赶方面比日本逊色得多,但在外贸追赶方面比日本超前很多。 可见,中国对外贸易40年最值得关注的成就是中国相对于日本赶超美国的规模变化,以及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迅速上升。 第二个背景是全球价值链。全球价值链形成于20世纪90年代。2017年世界银行研究报告显示,2000年全球价值链由两个彼此稍有分立的网络构成,分别位于欧洲和亚太。其中亚太的价值链组合与转换核心是美国,欧洲的核心是德国。所谓价值链组合与转换核心就是从多国进口中间产品,再进行加工组装后出口。中国位于亚太价值链的边缘,通过中国台湾和韩国挤进了全球价值链。但到了2005年,也就是加入WTO后的第5年,中国已经作为东亚价值链的组合核心初露头角。在这期间亚太价值链网络分化,形成了东亚价值链网络,中国位于这个网络的核心地位。这样,全球三大价值链网络与3个核心的格局初露端倪。其中,德国是欧洲价值链的组合核心,美国是北美价值链的核心,中国则成为东亚价值链的核心(见图2A和图2B)。 然而若以分析下一步中国外贸乃至经济面临的约束条件为出发点来审视以往成就的话,则需要换个视角,即中国外贸乃至整个经济发展最重要的特点是什么?这需要考虑中国经济发展的背景。一是要在与以往那些赶超型大国相比较的前提下审视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二是要考虑国际贸易与分工发展的时代背景。中国的经济增长是在全球价值链国际分工的背景下发生的,从20世纪80年代到20世纪90年代尤其是21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发展迅猛。在全球价值链时代,一个国家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多半与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密切相关。一国如果融入不了这个价值链,那么其外贸就不会有大的作为,也无法为其带来大的利益。分析中国对外贸易40年的发展成就应该从这两个背景切入。 基金项目:本研究得到教育部重大基地项目(项目编号:16JJD790050)的支持。 通过亚当·斯密的视角看40年外贸发展的成就可以发现,正是因为国际贸易极大地扩大了中国的市场范围,把中国带入了全球价值链的核心地位,促进了中国各个行业的专业化分工,加速了财富的快速增长,使数亿人摆脱了赤贫境地。 2011年,中国在外国价值利用与组合规模上超越了美国和德国,成为全球GVC三大核心之首。如图2C所示,2011年亚太地区形成了美国和中国两个价值链组合核心并存的格局,但德国在欧洲却稳稳地占据着核心地位。到了2015年,中美在亚太价值链中出现分庭抗礼的情况,把中国作为全球价值链核心连接的国家要比美国多(见图2C)。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可以解释中美贸易摩擦的缘由。 第一个背景是后发型大国。作为后发型大国,中国经济与外贸应该与哪些国家去比较?答案无疑是美国和日本。在经济发展上瞄准的第一目标当然是美国,但日本在经济赶超与贸易扩张方面则有很强的参照性。 中国对外贸易的这两个成就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意义再次证明了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的洞见,即关于贸易、分工与国民财富增长之间因果联系的洞见。他认为“在一个政治修明的社会中,造成直到最下层人民普遍富裕情况的,是各行各业的产量由于分工而大增”,而“分工受市场范围的限制”④。 改革开放40年中国外贸发展究竟取得了哪些重要的成就?这是个非常热的话题,且已有不少专论,但现有论文大多强调两个方面的成就。一个是规模扩张。1978~2017年,中国进出口总额由206亿美元,世界第32位,占比不到1%,扩张至4.1万亿美元,占比11.5%。另一个是结构变化。一是初级产品与制成品出口结构由1978年的53:47变为2017年的5.2:94.8;二是机电产品占出口的比例由近乎为零(1985年0.6)上升到58.4%①;三是贸易方式结构即加工贸易和一般贸易比例的变化。

上一篇:

下一篇:


鸣蝉 秒速牛牛app下载 九州彩票平台 五洲彩票平台 七星彩票平台 2元彩票登录网址 银河彩票平台 pk10牛牛 澳客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